胶东育儿所--胶东育儿所网站欢迎您的访问!
网站首页 本站动态 背景故事 寻亲启事 乳娘事迹 文学作品 媒体报道 视频影像 仁爱文化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媒体报道 >> 浏览信息  
  本站宗旨: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和传播仁爱乳山文化正能量;营造和扩大温馨和谐的交流空间。 欢迎您提供宝贵资料,欢迎为胶东育儿所后人寻亲提供帮助。网址yuersuo.rushan.com.cn,QQ联谊群34096140,欢迎实名加入。
用户名:
密 码:
 
信 息 搜 索
本站搜索:   
热 门 作 品
20150918乳山新...
感念乳娘来寻亲 古稀老...
胶东育儿所红色教育基地...
寻找母亲(一):红色乳...
血染马石山
蓬莱老人上央视寻找当年...
山东吕剧戏曲大全-《乳...
童年的回忆之旅
在胶东育儿所喜结良缘
抗战时期的胶东育儿所
网 站 调 查
 
 
革命摇篮———记抗战时期诞生的胶东育儿所
  隐藏左栏
添加时间:2018-2-7   作者: 郝玉子   来源: 烟台日报   录入:美丽乳山

 

1951年胶东育儿所庆“六一”全体留影

1946年春,大班小朋友在姜格庄村

刘志刚张瑞静王月斋与孩子们在一起
 
 

    郝玉子



  育儿所在战争中艰难起步



  胶东育儿所接收了“胶东医院育儿所”(苏政同志于1941年11月负责筹办)的两个奶母(王克兰、李秀珍),一个管理员,一个炊事员(男,姓于),两个孩子,一个叫八一(荣敏之同志的女孩),一个叫东海(苏政同志的男孩),就到了我胶东抗日根据地———牟平县田家村(今属乳山)安了家,一个月后就开始接受孩子。

  在那动荡的战争岁月里,育儿所要办得起、立得住,是很不容易的,接收的孩子多了,奶母和孩子集中在一起,碰到敌人“扫荡”给转移带来了很多困难。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张福芝和其他同志想出了一个比较切实可行的办法,即把奶母分成脱产的和不脱产的,以不脱产为主,动员周围村子的妇救会,积极为育儿所物色奶母。当时担任奶母的,一般都是村里刚给孩子断奶的妇女或是死了婴儿的母亲,虽然条件恶劣,奶母也很缺,但育儿所仍然坚持把好奶母关,要求担任奶母的妇女都进行体检。为了适应当时的战争环境和沟通奶母与孩子的感情,孩子都称奶母是“妈妈”,并随奶母分散在各村居住。

  随着孩子的增多,育儿所的管理人员也陆续增加了。1943年胶东区党委又任命了姚志丹、王月斋(兼医生)为副所长,并增加了两名巡视员,一名会计,一名司务长,一名炊事员。此时,育儿所的工作人员已增加到10个人。为了便于管理,他们分成了三组:总务组、医务组、巡视组。

  总务组负责生活供给,当时虽然条件很差,但党和政府还是千方百计地保证了育儿所的物质供应,每月都按时给奶母和孩子拨发粮食。奶母每月发粗粮60斤(含工资)。孩子按年龄大小分别发给细粮18斤、20斤、22斤,还发烧草。孩子的衣服每年发春、冬两季(把布、棉花发给奶母做)。前方部队缴获的战利品,如衣服、被褥、地毯、罐头等,经常给育儿所送来。

  医务组经常深入各村,给孩子和奶母检查身体,并向奶母宣传卫生知识,预防疾病,形势缓和时,他们还经常把孩子集中到育儿所进行体检。

  巡视组除了负责到各村了解奶母抚育孩子的情况外,还负责物色、聘请奶母的工作。



  奶母们含辛茹苦抚养孩子



  当时孩子常住的村庄有50多个,主要有田家、史家、河西、马石店、哨里、草庵、垂柳、地口、东西凤凰崖、东西涝口、姜格庄、刘格庄、桃村等。尽管居住分散,不便管理,但育儿所还是因地制宜地制定了一套较健全的管理制度。在饮食方面,要求讲卫生、有营养、易消化、定时定量。还要求奶母经常给孩子洗澡、换洗衣服。奶母都是经过选拔出来的,有较高的觉悟和责任感,她们把抚育革命后代当成义不容辞的职责,待孩子如亲骨肉,精心照料,把全部心血倾注在孩子身上。有的奶养两三个孩子,长达五年之久;有的奶水不足,宁肯给自己的孩子断奶,也要保证育儿所的孩子吃足奶;有的在孩子出天花时,彻夜不眠地守护在孩子身边,直到孩子安全地度过了天花关。她们说:“孩子的父母为保卫咱们,在前方流血流汗,咱不管怎样也要为他们带好孩子”。

  东凤凰崖村初连英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当时小的正是喂奶期,她听说有些女干部为了早返前线,把生下不到一个月的孩子送给育儿所时,一种责任感驱使她毅然给自己的孩子断了奶,从育儿所抱回了一个叫“爱国”的孩子奶养。大家劝她:“不行啊,你的孩子那么小,断奶能行吗?”她笑着说:“爱国的父母为革命舍得扔下亲骨肉,我为革命让孩子吃点苦没什么!”她抱回爱国后,对自己不懂事的孩子说:“妹妹几天没吃奶了,现在该把奶让给妹妹吃了。”可怜那不懂事的孩子,怎能理解妈妈的心思,看到别人占了他的位置,便“哇哇”哭着,爬呀,爬到妈妈怀里,初连英爱自己的孩子,更疼爱国,她一手抚摸着自己的孩子,一手抱着爱国,心里很难过,“决不能苦着爱国,要让他在前方的父母放心。”她忍痛推开了自己的孩子,让爱国安静地吸吮奶水。为了不让自己的孩子与爱国争奶吃,每次都在爱国吃奶前,用芋头喂饱自己的孩子,留下奶水喂爱国,在初连英的精心哺育下,小爱国长得又白又胖,群众都赞不绝口。

  战争岁月是很艰苦的,可奶母们甘受万般苦,也决不让孩子遭一分罪。东凤凰崖村还有个沙春梅,抱了三个多月的小春莲奶养,婆婆起早贪黑把家务活全揽了下来,要儿媳专心带孩子。沙春梅整个心思全在孩子身上,春莲满周岁后爱吃饺子,沙春梅便把卖鸡蛋的钱留着经常割肉包饺子给春莲吃。她们结下了骨肉般的感情。春莲五岁时,父母把她接走了,沙春梅一家人吃不好睡不安,做梦也和春莲在一起。孩子也和奶母有深厚的感情,他们都习惯了跟奶母生活,认为奶母就是自己的亲妈妈。当他们要被父母接走时,都哭喊着要回家找“妈妈”,就是不肯离开奶母。

  奶母们对孩子真正做到了全心全意,精心哺育,细心照料。孩子稍有头痛脑热,便连夜送后方医院治疗。但是由于战争环境缺医少药,加之麻疹、急性肺炎和急性脑膜炎等各种疾病的大量流行,农村孩子的死亡率约占12%。育儿所的孩子尽管采取了各种预防和治疗措施,仍有少数孩子因救治无效而死亡。从育儿所成立到1948年底,育儿所共收孩子400多名,因病死亡的有7名,占总数的1.74%,这个死亡率与老百姓孩子的死亡率相比,还是极低的。



  舍生忘死保护革命后代



  随着抗战形势的不断发展,日寇加紧了对我抗日根据地的疯狂“扫荡”。为了对付敌人的“扫荡”,育儿所的工作人员都分散到孩子的住区,分片包干,同不脱产的奶母一起带着孩子钻山洞、住山沟,坚持反“扫荡”。奶母们心中都传递着一个信念:“人在,孩子在,宁肯牺牲自己,也要保住孩子!”

  1942年11月,日寇对马石山一带实行了惨无人道的拉网大“扫荡”。育儿所分散在各个村庄的二、三十个孩子都被拉入“网内”。为了保住孩子们的安全,奶母们都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背着孩子翻山越岭与敌周旋。

  脱产奶母王克兰,带着自己奶养的孩子同不脱产奶母一起躲避敌人的追踪,王克兰对伙伴们说:“咱宁肯牺牲自己,也不能让孩子遭难!”她们凭着熟悉的地形,连转几个山头,躲进了山洞,甩掉了敌人。为了避免孩子哭闹暴露目标,她们想尽办法逗着孩子玩,巧妙地躲过了敌人的搜捕,使孩子安全脱险。

  不脱产奶母也都表现出了高度的责任心,她们说:“孩子的爹妈不为革命,能把孩子撂给咱?咱不能让孩子受损失!”11月21日,敌人“扫荡”刚开始,奶母宫元花就与育儿所的工作人员李玉华一起抱着刚满周岁的福勇在凤凰崖一带的山上与敌人周旋。敌人的包围圈越缩越紧了,有些空手的群众突围脱险了,她们带着孩子不能突围,只能转山头藏山沟,身边除了留给孩子的一点食物外,两人一天多没吃东西。夜幕降临了,天寒地冻,她们饿着肚子,顶着刺骨的寒风,隐蔽在低矮的松树下,宫元花把孩子包在自己的棉裤里,与李玉华对面而坐,两人的手脚都插在对方的腋下,把孩子夹在中间,用她们的身体温暖着孩子。就这样,她们从白天坚持到夜晚,又从夜晚熬到天明,直到鬼子逃窜了,她们才和孩子一起回到了田家村。反“扫荡”结束后,她们被誉为“育儿模范”。

  东凤凰村崖村的姜明真,听说鬼子来了,抱起自己奶养的孩子福生(福星)就往山上跑,年迈的婆婆也抱着自己的孩子来到了山上,姜明真找了个山洞把福生藏在里面,当她接过自己的孩子要往山洞里送的时候,突然犹豫了。她想:如果时间长了,孩子没啥吃,饿哭了就会暴露目标,而自己的奶水只够一个孩子吃。想到这里,她咬了咬牙,一狠心留下福生,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了另一个山洞。她刚回来,敌机就开始了狂轰滥炸,她紧紧地把福生抱在怀里。敌机飞走了,福生安然地躺在姜明真的怀里吸吮着甘甜的乳汁,而她自己的孩子却哭哑了嗓子。鬼子走后,她扒开洞口抱出自己的孩子一看,只见孩子的手脚因爬来爬去找妈妈,被石头磨得鲜血淋淋,嘴上除了血就是泥,已经奄奄一息,抱回家没几天就死了。孩子是母亲的心头肉,哪个妈妈能不疼爱自己的儿女?可姜明真为了保住育儿所的孩子而舍上了自己的孩子,像她这样把一腔心血都倾注在育儿所的孩子身上,不惜以血的代价保住革命后代安全的母亲,在田家方圆几十里的村庄,是数不胜数。就是这些伟大的母亲,在敌人频繁的“扫荡”和极其恶劣的环境下,舍生忘死地保护了革命后代使他们在敌人残酷的“扫荡”中无一伤亡。



  育儿所在硝烟里发展壮大



  由于工作需要,1944年11月,张福芝同志调离了育儿所到山东党校学习,育儿所所长由刘志刚同志担任,张瑞静同志任政治指导员。随着抗日战争的节节胜利和育儿所全体同志的共同努力,胶东育儿所在战争的风雨中日益发展壮大,到1945年8月日寇投降时,孩子已发展到208名。为了对孩子进行系统的正规教育,育儿所把46名大一点的孩子集中到了莱阳县,分成大小班过集体生活(其余孩子仍然分散在群众家里)。在这里,孩子们学会了唱歌、做游戏,孩子们欢快地唱着:“日本鬼子完了蛋,大家心里都喜欢……”,“你打鼓,我敲锣,咱们唱个胜利歌”。看到孩子们那一张张白胖的笑脸,育儿所的同志们心里暖乎乎的。她们虽然没有到前方流血,却在后方流尽了汗水,费尽了心血,为孩子的父母解除了后顾之忧。对于育儿所全体工作人员的辛勤劳动,孩子的父母记在心上,上级党组织更是看在眼里。1947年8月1日,胶东区党委委托育儿所召开了庆功授奖大会,向姜树敏等十几名有功人员颁发了荣誉奖章。

  1948年,育儿所又搬到了腾甲庄村,这时,孩子已发展到300多名。工作人员增加到七、八十人,设保教股、总务股、医务股,邹志玉同志担任了指导员。此时,育儿所已实行了供给制,每个孩子每月有20元钱的生活费。至此,育儿所的条件有了很大的改观,各项福利设施都已具备,孩子们在这里生活得很愉快。1951年秋,刘志刚同志调离育儿所,宋武同志接任了所长。1952年7月,根据上级的指示,胶东育儿所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工作人员除少数调离外,其余全部同孩子一起移交给乳山县,改名为“乳山育儿所”。宋武同志调烟台工作,邵文禄、段惠轩二同志分别任育儿所正副所长。到1955年8月,“乳山育儿所”被撤销时,还有9个孩子找不到父母,由国家工作人员领养了。

  胶东育儿所,在烽火中诞生,在硝烟里成长,这个革命的摇篮在支援抗战、培育革命后代方面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如今,当年的小八一、东海、坦克、胜利、爱国都已成长为革命和建设的栋梁,他们没有忘记用心血和乳汁养育自己的母亲们,更没有忘记她们的期望和嘱托,正在为祖国的建设贡献力量。

相关评论
More...
暂无评论!
欢迎大家发表自己的高见!(不支持HTML
以下三项需填写完整
网名:
邮件:
评论:
发表: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投稿信箱 |   版权申明 |  站点地图 |  联系站长 |  更多链接 |  后台管理 |
本站宗旨: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和传播仁爱乳山文化正能量;营造和扩大温馨和谐的交流空间。
自2015年9月3日建站以来,网站已经运行1194天
Copyright @ 2015-2018 胶东育儿所 yuersuo.rushan.com.cn  版权所有,QQ联谊群 340961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