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东育儿所--胶东育儿所网站欢迎您的访问!
网站首页 本站动态 背景故事 寻亲启事 乳娘事迹 文学作品 媒体报道 视频影像 仁爱文化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文学作品 >> 浏览信息  
  本站宗旨: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和传播仁爱乳山文化正能量;营造和扩大温馨和谐的交流空间。 欢迎您提供宝贵资料,欢迎为胶东育儿所后人寻亲提供帮助。网址yuersuo.rushan.com.cn,QQ联谊群34096140,欢迎实名加入。
用户名:
密 码:
 
信 息 搜 索
本站搜索:   
热 门 作 品
20150918乳山新...
感念乳娘来寻亲 古稀老...
寻找母亲(一):红色乳...
血染马石山
蓬莱老人上央视寻找当年...
山东吕剧戏曲大全-《乳...
童年的回忆之旅
在胶东育儿所喜结良缘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抗战时期的胶东育儿所
网 站 调 查
 
 
祖屋
  隐藏左栏
添加时间:2016-1-5   作者: 乳山宫平   来源: 原创   录入:美丽乳山

  我的家乡口子村位于胶东半岛马石山脚下,在七十一年前日本侵略者曾对胶东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大扫荡,将数千抗日军民“拉网”围困在马石山上,在这儿杀害我干部群众503名,制造了骇人听闻的马石山惨案。在日军无村不梳、无户不搜的严峻形势下,不仅藏在口子村我家学堂和油坊的一百多名八路军伤病员安然无恙,而且当时我家收养的八路军干部的两个孩子也毫发无损。这两个孩子当时年龄太小,祖母觉得带他们东躲西藏危险性更大,所以最终的选择是带着他们和年仅九岁的父亲一起留守在祖屋里……下面我准备介绍一下我家的祖屋及围绕祖屋发生的故事。
  我家的祖屋分两处:一处位于口子村的中央,是曾祖父母生活过的地方,留给我的印象只有房子的外观(因土改时分给外人居住,所以未曾进入院内),房子是用灰白色的石头砌成,屋顶覆有青瓦,街门朝东,屋门面北,临街有四扇窗,砌墙的石块打磨精细,大小一致,在外墙上还砌着两块特殊的石头,石头的中部有一圆形的凸起,在凸起部分的中央有一贯串的洞,是供拴大牲畜用的。另一处位于当时口子村的西头,前后相连的是三排房屋,每排各四间房,自成院落,后面的两幢房子街门朝东,最后边的那幢就是我祖父母和父亲小时候生活的地方(土改复查时身为共产党员的祖父将这处房产让给了村里的一名贫雇农),中间一幢是我祖父三弟的住处,最前边的一排院子较小,街门朝南,是供家里的长工住的(后来村里将这处房产分给了一家烈属),在最后边一排屋子的北面偏东几米远的地方,单独一处院落是祖父二弟的住处。除了祖父的房屋之外,其它各处均为青砖青瓦建筑,下面介绍一下我家祖屋的建筑样式:外观建筑用材同村中的房子,亦是块石青瓦,墙缝垫有铁片,但我家的门楼较其他处略高且较深,门楼的两边砖墙上各凿有一洞,是供逢年过节上香用的,屋子的后面砌有围墙,围墙的上部立有花砖,这儿我只进去过一次。那是我读小学的时候,有一天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听人说本村宫**(住我家房子的鳏夫)被火烧死了,当时人们都不敢进去看,我觉得一个死人有什么可怕的,于是走了进去,屋子里黑乎乎的,宫**的侄子打开手电照在死人的身上,只见那人蜷缩在地上,外表被火烧焦了,土炕上的席子和被子已被烧成了一片黑灰,房子却安然无恙。我当时觉得蹊跷,人都烧死了,房子怎么会无事呢?听宫**的侄子介绍说,他的叔叔是因为喝了酒,夜里躺在炕上睡觉,身旁的一盏点燃的煤油灯被打翻,烧着了炕席和被子,再加上他呼出的酒气,所以才被烧死的。
  就是在祖父母居住的这幢房子里,抗日战争时期曾驻扎过八路军的一个医疗小分队,还有多批八路军的重伤员,八路军干部的那两个孩子也是收养在这里。祖父母对这些人是关爱有加,视同己出,生怕他们有一点闪失,家中吃的、用的都是先尽着他们,他们都亲切的称祖母为“妈妈”。
  记得小时候祖母常常唠叨一些在我们家住过人的名字,现在能够记住的只有如下几个人:李香、李淑、小姜、小国建等,可能是他们在我家住的时间较长,跟祖母的感情较深。
  李香、李淑、小姜等人是住我家的八路军医疗小分队女战士,当时作为地下党书记的祖父(名毓谦,号尊光)可能考虑到把女同志安排到群众家里多有不便,出了问题无法向上级交代,且村民们的生活并不宽裕,我们家当时最起码衣食无忧,且人口不多,除了爷爷奶奶,再只有年幼的父亲(伯父在全国抗战爆发后即参加了八路军),所以就将女战士和村里接受的八路军重伤员都安排住在我们家。
  小国建是祖父在胶东育儿所领回来的两个八路军干部的孩子之一,小国建略大一点,另一个不记得叫什么名字了,他们二人在我家生活数年后被其亲生父母带走,据说全国解放后,他们两家都定居在济南。
  家里养着那么多的八路军伤员和孩子,祖父的担心是可想而知的。为了腾地方给他们睡觉以及出于对他们安全的考虑,祖父晚上常常亲自在野外放哨,有时困了就找一个草垛钻进里面将就一宿。北方的冬天天寒地冻,祖父的手和脚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冻坏的,直到晚年的时候手指的第一关节还是弯曲的,一直无法伸开;祖父的脚一到冬季就会裂开一道道的血口子,直到去世。所以从我记事时起,我家的窗台上总是放着酒和酒杯,每天吃饭的时候(中午和晚上),祖父总要先喝一杯酒,然后吃饭,据说喝酒可以舒筋活血。“舒筋活血”一说后来得到过验证:那是在八十年代的初期,年逾八旬的祖父到南京军区探望我的伯父,伯父知道自己父亲的生活习惯,所以每顿饭前都会给祖父斟上一杯酒。可是有一天吃晚饭的时候,伯父可能是忘记拿酒了,祖父也未吱声,可是问题马上就出现了,第二天早晨起床后,祖父的脚就肿得连鞋子都穿不上了,伯父急忙把祖父送到了南京军区总医院诊治,军医说不是什么大毛病,老人早年受过风寒,少喝一点酒确实能够起到舒筋活血的作用。祖父曾经说过:假如哪天我不喝酒了,那就是要死了。的确,祖父在临终前的几天,自己提出不喝白酒了,于是每顿喝一小杯啤酒,过了三四天的时间,祖父就安详的去世了(无疾而终)。
  关于八路军伤病员在“马石山惨案”时安全脱险一事我在《东学堂.西油坊》、《马石山作证》两篇文章中均有记述,这里不再赘述。下面我想说一下两个八路军孩子的事。
  1942年冬,日军疯狂扫荡马石山区,祖父忙于转移群众、安排伤员、插马等事物,两个孩子就由我的祖母带着和当时9岁的父亲留守家中。日军进村后,挨家逐户的搜查八路军:翻草垛、查看天棚、连炕石板都要掀开检查,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气急败坏的日军问我祖母:听说你们家藏有八路军伤员,你到底把他们藏在哪了?祖母说你们不是已经搜过了吗?家里就这么点地方,我能把他们藏在哪儿,根本没有的事。日军又指着藏在祖母身后的父亲和两个八路军的孩子说,这些孩子是怎么回事?祖母说他们都是我的孩子。日军说你怎么生这么多孩子,一定是八路的小崽子。祖母说村里哪家的孩子不多,难道都成了八路军的孩子?日军见实在问不出什么,就说只要你说出八路的伤员藏在哪儿或者说出谁家收养八路的孩子就放过你,祖母说,我一个妇道人家哪知道这些事呢?……孩子们最后是得救了,但禽兽不如的畜生们在临走的时候,将一根玉米芯残忍的插入祖母的下体,有一个日本兵还从我家大柜的抽屉里抄走了祖父的一支多用圆规,
  祖母晚年时常思念远在南京的伯父(宫培楠,1923-2013,自1937年参加八路军以后多年没有回家,直到接到祖母去世的消息时才回来过一次,再就是1986年回乡探望祖父一次),每当谈论到伯父,祖母总会顺口说到李香、李淑、小姜、小国建等人:李香、李淑、小姜她们现在怎么样了?也不知道她们是不是还活在人世,小国建和小**也该娶媳妇了吧,唉!这些孩子,也不知道写个信告诉我一声,免得我整天挂记。祖母总是期盼着有一天能够得到他们的信息,甚至希望有一天他们中的某一个人会神奇般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但事实是残酷的,老人的愿望最终还是化为了泡影。
  李香、李淑、小姜她们如果现在还健在的话,应该已是90多岁的高龄了,即是小国建和小**(生活在济南)也有近80岁了,但愿他们或者他们的后代能够看到此文,与我取得联系,这样一来,一方面我们可以携手把这一段历史补充完整,另一方面我也可以到祖父母的墓前告慰老人的在天之灵。
相关评论
More...
暂无评论!
欢迎大家发表自己的高见!(不支持HTML
以下三项需填写完整
网名:
邮件:
评论:
发表: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投稿信箱 |   版权申明 |  站点地图 |  联系站长 |  更多链接 |  后台管理 |
本站宗旨: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和传播仁爱乳山文化正能量;营造和扩大温馨和谐的交流空间。
自2015年9月3日建站以来,网站已经运行867天
Copyright @ 2015-2018 胶东育儿所 yuersuo.rushan.com.cn  版权所有,QQ联谊群 340961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