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东育儿所--胶东育儿所网站欢迎您的访问!
网站首页 本站动态 背景故事 寻亲启事 乳娘事迹 文学作品 媒体报道 视频影像 仁爱文化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文学作品 >> 浏览信息  
  本站宗旨: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和传播仁爱乳山文化正能量;营造和扩大温馨和谐的交流空间。 欢迎您提供宝贵资料,欢迎为胶东育儿所后人寻亲提供帮助。网址yuersuo.rushan.com.cn,QQ联谊群34096140,欢迎实名加入。
用户名:
密 码:
 
信 息 搜 索
本站搜索:   
热 门 作 品
20150918乳山新...
感念乳娘来寻亲 古稀老...
胶东育儿所红色教育基地...
寻找母亲(一):红色乳...
血染马石山
蓬莱老人上央视寻找当年...
山东吕剧戏曲大全-《乳...
童年的回忆之旅
在胶东育儿所喜结良缘
抗战时期的胶东育儿所
网 站 调 查
 
 
东学堂.西油坊
  隐藏左栏
添加时间:2016-1-6   作者: 宫平   来源: 原创   录入:美丽乳山

   最近上网浏览发生在71年前我故乡的马石山惨案有关网页,偶然搜索到2005年8月12日中央电视台军事直通车栏目播出的人民子弟兵纪录片《马石山之谜》,纪录片讲述了1942年11月日伪军出动两万多人对胶东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大扫荡,他们采取“分进合击、密集平推”的“拉网”战术,对胶东抗日根据地像梳头篦发一样(不落一村一户,不漏一山一沟),搜索“梳篦”前进,将牟平、海阳、栖霞等县数千群众,还有部分地方干部、八路军的伤病员以及少数与大部队失掉联系的战士拉入“网”内,制造了骇人听闻的马石山惨案。在村村遭劫、户户蒙难的严峻形势下,仅口子村藏在家家户户的上百名在此养伤的八路军,却安然无恙,成为历史之谜。

  其实当时口子村同样也遭到了日伪军挨家逐户的搜索。日伪曾夸下海口“只要进入合围圈的,天上飞的小鸟要挨三枪,地上跑的兔子要戳三刀。共产党、八路军插翅难逃。”那么分散藏在家家户户的一百多名八路军伤员是怎么躲过这一劫的呢?日伪军在口子村怎么会连一个八路伤员都未搜出来呢?真实情况又是怎样的呢?下面我把谜底公之于世:在日军进行大扫荡时,驻我村的八路军伤员根本没有藏在老百姓家中,而是被我的祖父宫尊光先生(1900.10---1992.4,时任口子村中共地下党书记)秘密集中转移到东学堂和西油坊(均为我的祖辈创建,当时为我家的产业)两个离村较远的地方躲藏,由宫厚笃先生(祖父的二弟,名毓谨、号厚笃,时为中国国民党党员、教育局长)出面用日语与日军巧妙周旋,最后日军放弃搜查这两个地方,一百多名八路军伤员的生命因此得到保全。

  至于宫厚笃先生是如何与日军周旋的,八路军伤员在这两个地方又是怎样具体躲藏的,现在已无从考证,但东学堂和西油坊作为口子村的两个地名,却承载着一段厚重的历史。

  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的人们对这两个地方已经渐渐的淡忘了。东学堂在文革初期已被拆除,变成了一片平畴的耕地,只是作为一个地名的存在;西油坊在土改复查时期就关闭了,改成了我们家的住房,现在知道西油坊地名的人也是越来越少了。

  为了唤起记忆,下面根据我的了解,分别谈一谈有关东学堂和东学堂的的一些其它往事。

  东学堂

  东学堂位于口子村的东部,介于口子村和崖后村之间,距离两村各有一里路,是我的祖父宫尊光先生亲手创建的。

  宫尊光先生名毓谦、号尊光,因早年从事党的地下工作时一直使用别号尊光,所以人们只知道尊光,而不知道宫毓谦为何许人也。

  祖父青年时期就读于牟平师范学校,参加了五四运动,受五四风潮的洗礼,祖父认清了北洋军阀政府的卖国本质,同时认识到:中国贫穷落后的根源在于国民没有文化,缺乏教育,科技落后,要想拯救中国,必须首先通过教育来改造国民,提高国民素质和人民思想觉悟。祖父秉承了五四时期“教育救国”的理念,毕业返乡后即从事乡村教育、平民教育,抗战时期曾担任校长和文协主任(牟海行署委任)等职,在家乡多地创办学校,东学堂仅为其中之一。

  祖父在教学过程中大力宣传新思想、新文化,兴利除弊,给当时师生都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1930年冬,乳山境内出现地下党活动,祖父通过与他们接触,接受了中共的思想主张,积极参入地下党组织的活动,因此于1931年遭到国民政府教育局的严厉处罚——开除教育籍(见乳山县政府1985年51号文件)。我分析东学堂应该是在1931年祖父被开除后创办的。

  祖父为什么要将校址选在两村之间呢,我认为可能是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一是周围村子的孩子上学方便;二是远离村庄,便于从事党的地下活动。

  抗日战争时期,祖父在这儿利用教学作掩护,向人们宣传中共的抗日救国主张,带领学生撒传单、贴标语,夜晚到伪军据点喊话,瓦解敌人的斗志,将一批批有为青少年送到了抗日的前线(乳山市退休教师李仁职曾对我讲述过当年祖父介绍他们五人参加八路的经过)。

  东学堂的校舍我只见过一次。那是我(1964年生)刚记事的时候,父亲用自行车带我走亲戚,我侧坐在自行车大梁的前端,返回的路上正好面向南部,见到在潍石公路右侧,崖后村和口子村之间有一排房屋,当时还不知道那里是学堂。走到口子村东头时,看到许多人在忙着盖房子,父亲告诉我那是在建联中(周围几个村联办中学)。东学堂也就是在那年被拆除的,拆下的材料用到了新学校的建设。

  我知道东学堂这个名字是在上小学的时候,当时农村学校放农忙假,小学生也要随生产队参加劳动。有一次我随社员到东学堂捡花生,我问一个老农这片土地为什么叫东学堂呢?老农告诉我这儿早年是一所学校,并且是我的祖父创办的,他指着用?头刨出来的瓦砾说,这就是当年拆除学校时留下来的。

  东学堂被拆除已有四十多年了,那儿现在只是一片平坦的耕地,虽然学堂的痕迹已荡然无存了,但它作为一个地名却永久地保留了下来,见证着历史的变迁。

  西油坊

  西油坊位于口子村的西端,是我祖父承继的祖业,具体建于何时无从考据。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这儿距村里的住户还有一段距离,是一座孤零零的四合院,我从小就生在这儿、长在这儿。

  听父辈讲,土改以前我家住在村中间四间大瓦房里。土改时,身为共产党员的祖父,主动将祖居房屋让给了一个贫雇农,自己带领全家迁到了西油坊居住,这一住就是几十年。

  在口子村,西油坊的含义有两重:既是指我们家居住的房屋及其周围的地方,又特指我们家。下面我把西油坊(我们家)的布局简单介绍一下。

  西油坊无论是正房还是南厅、厢房完全是由青砖和青瓦建成的起脊房,是一座典型的北方四合院。街门开在东厢敞厦南部,记得街门右边的门楣上一直挂着一块红色军属牌,牌子是木制的,上书毛泽东主席的题词“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光荣”,署名毛泽东。军属在当年是很受人尊敬的:每年春节,村里都组织人员敲锣打鼓到门贴春联、送慰问信;中小学生也要参加拥军优属活动,帮助扫院子、挑水、抹玻璃等。我们家能享受军属待遇是因为我的伯父宫培楠(1923—2013,1937年在牟平中学读书时参加了八路军,1980年离休)在部队工作。

  记得四间正房特别宽大,比一般人家的房子能宽出一米半左右。正房的窗户都是镶嵌玻璃的;家门分两重,外面一重是风门,里面一重才是真正的家门;正对家门是一大一小两扇玻璃门,门内是一条跨四间房的走廊;堂屋的左面是两间房,右边一间房,均按有可以折叠的玻璃门,我们一家八口人(父母和我姐弟六人)就居住在这里。

  祖父母住在南厅的东间,堂屋是厨房,西面两间房放有杂物。房门布局同正房,只是窗户仍是老式的,就是窗棂贴纸的那一种。在我很小的时候,祖母去世,祖父就搬到正房与我们一起住,直到1992年去世。

  西厢三间,窗户也是老式的,是储存粮食的地方。西厢的南部建有厕所,北部建有一个猪圈。

  东厢的南部是进出大门的通路,北部当时养着几只山羊。

  在四合院的北部正房后面,有一个巨大的青石碾子,是老家开油坊时榨油用的,碾子的直径有一米半开外,就像一个巨大的毛算盘珠,外缘的厚度有十五厘米,中间部分镶有不锈钢轴承。七十年代中期,学校布置学生回家收废品,有人就盯上了我家屋后石碾子中的轴承,于是带工具把它敲了下来,交给了学校。七十年代末,有一位风水先生见到我家屋后的石碾子,说屋后压着一个石碾子对家人不利,父亲就找人帮助把石碾子砸碎了,将石块抛到了村南的河里。这样一来,油坊的痕迹就彻底消失了,现在的年轻人恐怕连西油坊的名字都不知道了。

  东学堂和西油坊作为我家的祖产,承载着一段光荣的历史,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宫平)

(2014年01月14日)

相关评论
More...
暂无评论!
欢迎大家发表自己的高见!(不支持HTML
以下三项需填写完整
网名:
邮件:
评论:
发表: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投稿信箱 |   版权申明 |  站点地图 |  联系站长 |  更多链接 |  后台管理 |
本站宗旨: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和传播仁爱乳山文化正能量;营造和扩大温馨和谐的交流空间。
自2015年9月3日建站以来,网站已经运行1175天
Copyright @ 2015-2018 胶东育儿所 yuersuo.rushan.com.cn  版权所有,QQ联谊群 340961406